【駐站作家】《Trolley 命運交叉點》 第5集劇情分析!那天並不是我的人生第一次出現扭曲

【駐站作家】《Trolley 命運交叉點》 第5集劇情分析!那天並不是我的人生第一次出現扭曲

⚠ 貼心提醒 ⚠ 本文會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Trolley 命運交叉點 第5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丞喜直接去找金惠調,讓金惠調往事的陰霾湧上心頭。過去金惠調身上沾有血跡出現在榮山警局,但又逃走,坐著客運逃到這裡,還改了名。現在金惠調時隔二十年再次聽到金在恩這名字,丞喜還發現秀彬這個角色的存在,金惠調表示她只是一個認識的孩子。南中道則是去見崔基永,崔基永當然希望南中道終止調查炒地皮的事情,南中道以打太極方式說著榮山是老婆的家鄉,因此希望可以公私分明,之後南中道也覺得應該要多約崔基永吃飯。 ⭐池承規的母親服藥自殺但經過搶救已無生命危險,友才要南中道不要自責,南中道想到智勳也跟池承規一樣每次闖禍就被惡意留言,直到死後也是,甚至身為父親的他也被檢討沒教好兒子,別人父母是希望孩子從輕發落,但他卻是相反,連金惠調也很受傷,友才叮嚀南中道個人情緒只能留在家裡給金惠調看,畢竟他現在是要參選的國會議員而不是父親角色。池承規母親試圖自殺事件被丞喜拿來威脅過去的秘密,要她隔天去榮山。

⭐秀彬端飯給金惠調時下意識拿起金惠調手機,讓金惠調緊張的要死。友才交代南中道千萬別去醫院探視池承規母親,否則對輿論風向不利,但南中道還是去了,而他是以一個失去孩子父親的同伴來探病,當然還是被家屬給又打又罵,這過程中友才都有錄下來。秀彬去金惠調的工作室想找唇膏,發現金惠調和榮山有關係,也把油坊奶奶給的油順便拿回家。隔天金惠調仍舊心不在焉,工作時不小心打翻紅色顏料讓她想起過去把手上鮮血洗掉的回憶。 ⭐南潤曙的班級今天去參觀國會見到南中道各個很興奮,讓南潤曙相當神氣。秀彬去汝貞的店裡看到小孩沒付錢還責罵小孩,這讓汝貞想到過去南中道母親對她的關愛。南中道和小組正在準備性犯罪相關《刑法》修正案,但光娜說到歷年來都不會被通過,除非發生相關案件形成強烈輿論,就算池承規案件有造成話題但也只是曇花一現。 ⭐大韓黨高智燮議員太太肇事逃逸讓金惠調心裡震驚,南中道也是,高智燮因爲家人闖禍而可能斷送政治生涯,金惠調馬上就在擔心自己的秘密可能也會讓丈夫有同樣下場。南中道的競選總部發現油坊奶奶又來這裡幫忙做清潔以答謝她的感激,後來聽同事知道池承規當初威脅把南宮率不雅影片上傳是真的有做, 所幸現在案件結案媒體也不再報導,不然奶奶肯定會崩潰。

⭐金惠調帶著恐懼去榮山,心裡想著當初是差點被丞昊給強暴的陰影,金惠調去到他家要求道歉,卻被李流新用金錢(獎學金)想要平息這件事,但因為丞昊對金惠調再次言語污辱,使得金惠調選擇報警,這使得丞昊上吊自殺,當時的金惠調只能逃跑,現在金惠調來到榮山,竟然也看到南中道在這裡。

[Trolley 命運交叉點 第5集心得與分析] 「那天並不是我的人生第一次出現扭曲 ,讓一路走過的人生變得天翻地覆,只需要一天,僅僅一天便綽綽有餘,這一點我在20年前就領悟了,而今天是我時隔20年再次聽到這個名字」 金惠調20年前去榮山警察局,畫面上是金惠調跑過一條黑暗的道路,後面似乎有人在追她,而在警局前身上都是血,最後搭了客運逃到這裡,並改了名~ 金惠調過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會被丞喜說是殺人犯? 原來金惠調以前是育幼院的孤兒,金惠調拒絕丞昊的心意並且希望不要再去找她,丞昊對金惠調的暴力拉扯讓金惠調傷痕累累。

透過金惠調的案件,編劇巧妙地呈現出受虐者和施虐者的詛咒刻畫,每個人都站在丞昊這一邊而不是金惠調這一邊的事實令人作嘔,金惠調代表的是沒有階級地位的人;丞昊則是屬於社會頂層的人,因此觀眾可以看到李流新在解決這件事時都是用金錢和地位來解決,對比到完全沒有錢和地位的金惠調來說,這是一個出賣自己靈魂的抉擇。 而這社會可能就是這樣,輿論隨時都能倒戈,即便金惠調是受害者,但因為她是孤兒,所以社會相信了李流新把金惠調黑化的說詞,這也是金惠調現在擔心的事,因為故事的真相很可能隨時都會再次被扭曲害到南中道。呼應到金惠調一開始旁說的「那天並不是我的人生第一次出現扭曲 ,讓一路走過的人生變得天翻地覆,只需要一天,僅僅一天便綽綽有餘,這一點,我在20年前就領悟了,而今天是我時隔20年再次聽到這個名字」。

關於金惠調的故事線,上一集我們已經有談過,很顯然她的事情會漸漸地被南中道知道~ 尤其是過去南中道知道金惠調有改過名字,再加上李流新的案件如果南中道緊咬不放,那金惠調在榮山發生的事情就會被南中道間接知道。(崔基永這個角色目前還不知道是會站在南中道這邊還是李流新那邊,因為李流新對崔基永還是很貶低,因此崔基永是南中道的一把雙面刃)。 這一集編劇將池承規案件再次繞回來,這案件深深刻畫著南中道這個角色,「別人家的小孩做錯事,父母都是苦苦哀求希望能從輕發落,但我卻是相反」,身為一個議員但也是個父親,在抉擇上是個兩難,個人情緒只能留在家裡,而南中道這樣的抉擇也符合電車難題,成為議員和成為父親兩相衝突,但沒有正確的答案。

汝貞提到高智燮議員的太太肇事逃逸對方死亡的案件,金惠調聽到這個事件是還特別心裡震驚,這是因為金惠調想到自己也是議員的太太,但過去的秘密不僅會公開,還會害到南中道。 在劇情中高智燮妻子肇逃案發生後,在南中道身邊的許多橋段也都著重在刻畫一個政治人物面對家人闖禍時會做的抉擇,因此有個角色說出一句「他們真的應該要小心家人闖禍,要不然受到牽連就會直接斷送政治生涯」,編劇利用這個案件即是在暗示南中道之後面對金惠調的過去秘密揭穿之後會如何選擇。 同時南宮率的不雅影片真的有被池承規上傳到網路上,南中道還為了一句「真的上傳了嗎?」,呼應到光娜所講的需要一個轟動的案件才能推動法案,這也成為南中道的「電車難題」,因為他可以再次利用這個案件讓輿論去支持法案通過,可是這樣做卻會讓南宮率的奶奶大受打擊,因此南中道會怎麼選擇是一個值得思索的過程~

0

0

0

0

0

0

留言

這裡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DAY6成團是意外?Young K親吐JYP決定弄第一個樂團的真實原因!

DAY6成團是意外?Young K親吐JYP決定弄第一個樂團的真實原因!

KPOP

JYP旗下樂團DAY6睽違四年,終於在上月以完整體身份帶著新專輯《Fourever》回歸歌壇,專輯發行後不僅全入榜,持續逆行的《You Were Beautiful》、《Time of Our Life》也持續在榜上位圈的名次,音源成績相當亮眼。 然而才剛結束演唱會的成員Young K,日前登上了宋恩伊的網路節目,不僅大聊出道前的各種往事,甚至還自爆自己早在出道前就有了藝人病,並分享了當初DAY6成團的真實原因。 只見Young K在節目中提到,由於當時在徵選時自己人在加拿大,「當時周圍的人都說我做得很好、做得好,所以我就也以爲真的做得很好,甚至在出道前就有了藝人病」甚至形容自己驕傲到鼻樑都高了許多,笑翻現場。 接著Young K也說到「但是以JYP練習生的身份進入公司後就崩潰了,因爲這裡是全世界人才聚集的地方,像是現在DAY6成員們,當時已經是以優秀的實力成爲了練習生,而身邊還有很多做得好的人,因此才感受到,原來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啊」。 有趣的是,Young K說到「我還以爲會點wave就是會跳舞了,但突然有人過來做了頭轉,然後還有做大風車,當時我就想,原來這裡是怪物們的組合啊」再度引發現場一陣笑聲。 由於DAY6是JYP旗下的第一個樂團,因此不少人也相當好奇,起初是如何成團,對此Young K也說到:「若講到free style自由,沒有人能戰勝我們隊長晟鎮哥,不是有什麼Poppin、Waacking、Locking類型的舞風嗎,但那中間有種種類就叫「晟鎮」,誰都跟不上也模仿不了他的舞蹈,但反之哥哥也跟不上別人的舞蹈,所以JYP終於首次放下了舞蹈這個部分,於是就有了樂團,這就是DAY6的開始」。 Young K笑虧,「當初大家可能會認爲會成為樂團是因為樂器演奏得好,所以成為了樂團,但事實上是因爲我們不能跳舞」超誠實發言笑翻現場。

閱讀更多…

【韓娛熱議】金秀賢金智媛《淚之女王》的神奇拍攝?網驚嚇:完全看不出來!

【韓娛熱議】金秀賢金智媛《淚之女王》的神奇拍攝?網驚嚇:完全看不出來!

明星

近期因為戲劇《淚之女王》人氣再度翻升的演員金秀賢與金智媛,不僅讓戲劇創下超高收視,劇中兩人的超甜互動及各種鬥嘴場面,深受不少觀眾的喜愛,討論度相當的高。 (以下微劇透)眼看劇情即將進入倒數,好不容易在兩人重修舊好、成功挽救婚姻危機後,接下來卻要面對的是海仁的生存問題。而白賢祐也決定向海仁隱瞞手術可能會有記憶喪失的後遺症,只為換取海仁可能存活下來的機率。 儘管當時白賢又已經下定決心,隱瞞海仁動手術後會有記憶喪失的副作用,但最後仍不想瞞騙海仁,把事實告訴了對方,讓海人十分無法接受,甚至忍不住痛哭,讓許多網友看了很是心疼。 然而近日就有網友發文表示,在看了戲劇的幕後花絮後才得知,原來兩人在拍第一集的各種新婚蜜月的場景,和後面海仁得知手術會記憶喪失的相擁而泣的拍攝竟是同一天,情緒起伏如此巨變卻依舊展現完美演技,讓許多網友很是佩服。 只見花絮中,第一集出現的金秀賢與金智媛才以一身白色系的情侶裝扮,拍攝夫妻甜蜜的新婚旅行的戲碼,又甜又閃的演技和氛圍,融化不少觀眾。 沒想到卻在同一天,兩人接下來拍的正是第14集中,海人在得知自己術後會記憶喪失的事實,獨自跑來教堂禱告的戲碼,只見白賢祐深情地抱著痛哭的海仁,完全看不出來稍早兩人才剛結束甜蜜的戲碼。 花絮曝光後,立刻引起許多網友的關注,不少網友大讚,氛圍及情緒起伏如此得大,但兩位的專業演技,不僅眼的超入戲,要在同一天消化完全不同調性的戲份,還能演的如此精湛,備受許多好評。 不少網友在看了花絮後表示「這齣戲的演員真的演技沒話說」、「只能說他們的演技真的好到不行」、「演得太厲害了」、「哇,這是辦得到的嗎?也太厲害了吧」、「居然有辦法演成這樣,真的很厲害」、「演員們的演技真的無話可說」、「真的很神奇」、「完全看不出來欸也太厲害」討論十分熱烈。

閱讀更多…

閔熙珍為何沒人挺?衝動5操作惹毛韓國人:不要害了NewJeans!

閔熙珍為何沒人挺?衝動5操作惹毛韓國人:不要害了NewJeans!

KPOP

韓國娛樂企業HYBE通過舉報發現,旗下團體NewJeans的經紀公司ADOR經營團隊A先生等人策劃並實施了奪取管理權的計劃,已經開始對此進行監查。據悉,HYBE啟動監查權是基於擔心ADOR的代表閔熙珍等人試圖從母公司獨立,並開始收集相關證據。 對此閔熙珍也做出反擊,不只在事後發出的聲明中指控,HYBE與旗下廠牌BELIF推出的女團ILLIT在各方面都抄襲了NewJeans,甚至表示在與NewJeans成員及法定代理人充分討論後才發表了正式立場,表明了成員和她是站在同意陣線的局面。 事實上,閔熙珍在HYBE緊握有20%的股份,因此也讓許多人好奇要怎麼以小抗大,此外更讓人擔心的是,深怕這樣的結果反而會製造出第二個FIFTY FIFTY,雖然閔熙珍不斷強調自己並未要從中獨立,但各種操作下都讓大眾是霧裡看花。 儘管閔熙珍不斷單方面的發聲,但並未獲得許多大眾的認同與支持,甚至在此次與HYBE的矛盾中,因5件事正式惹毛了許多韓國人,像是先前傳出的洩密爭議,以及接近NewJeans父母,讓成員及父母都表示支持閔熙珍的決定等,都與先前FIFTY FIFTY的手法過於相似。 此外,閔熙珍在此的矛盾中,直接點名ILLIT抄襲,甚至還曾在HYBE的內部面談會中表示,「ILLIT抄襲NewJeans、TWS也抄襲NewJeans、RIIZE也抄襲NewJeans」。類似的指控不只針對這3個團體,在HYBE行使監查權過程中又發現了一個文件,是閔熙珍對外部人士說「房時爀議長抄襲我,創立了BTS」。加上閔熙珍曾在專訪中表示,自己是對K-POP世界觀很反感的人,甚至一再強調自己並未倚靠HYBE的資源與紅利,更讓許多網友無法理解。 對此,不少網友也看不下去,直接找了兩證據嚴重打臉閔熙珍的說詞,就有網友挖出,一直強調是她一手打造的NewJeans的MV,也和日本女團SPEED的MV《Body & Soul》風格相似,甚至許多畫面也和其他外國MV的場景相似,引起許多網友討論。 此外更有網友指出,閔熙珍點名SM新男團RIIZE也是NewJeans的指控並不合理,網友找了H.O.T.當時的概念照表示,「RIIZE就是典型的SM男團,並以當時流行的Y2K風格出道,嚴格來說頂多就只是參考了前輩H.O.T.的風格,加上SM從一代到現役的當紅團體,早就有深厚的經營資源,因此RIIZE根本也無需參考別家公司的風格,更不用參考到NewJeans」。 就在閔熙珍的種種操作下,也讓網友傻眼表示「NewJeans也是學別人的啊,何必呢」、「NewJeans跟SPEED真的太像了」、「RIIZE真的就是SM的典型男團啊,到底抄了什麼?」、「不是半斤八兩嗎...」、「那時候NewJeans出道的時候就說跟SPEED很像了」、「真的長得差不多啊」、「這樣NewJeans還要不要回歸啊...」。

閱讀更多…

韓韶禧曬與涉學暴爭議的全鍾瑞親密照!網勸:適可而止吧!

韓韶禧曬與涉學暴爭議的全鍾瑞親密照!網勸:適可而止吧!

明星

韓韶禧近日在個人社交媒體上與最近捲入學暴爭議的演員全鍾瑞展現了親密關係,引起網友關注。韓韶禧於22日在她的個人Instagram上傳了三張照片,沒有留下任何文字。她身穿白色吊帶裙,面帶燦爛的微笑,展現了她不變的美貌,照片中還貼了一個寫著「I Like You」的貼紙。 引發網友關注的是韓韶禧與全鍾瑞頭貼頭的照片,雖然照片中沒有顯示出兩人的臉,但韓韶禧在照片中標記了全鍾瑞的帳戶,顯示出她們之間的友誼。另一張照片中,韓韶禧身穿黑色吊帶,展現出迷人眼神和肩膀。 網友對此表現出不一樣的反應,部分網友表達出了對兩人親密關係的好奇「沒想到她們兩個這麼親密」、「意想不到的友誼」、「看起來很親密」、「全鍾瑞有爭議,現在這個時機表現地這麼親密真的無法理解」、「韓韶禧+全鍾瑞=地獄」、「適可而止吧!」 也有部分網友表達了對韓韶禧美貌的讚美,「歐尼會不會太美了啊ㅠㅠ我真的真的很喜歡你,韶禧歐尼」、「這麼漂亮有經過大家的同意嗎」、「真的很美」 全鍾瑞最近因為學暴爭議而成為關注焦點。上月22日,有韓國網友提供全鐘瑞畢業照以證明曾經是同窗,爆料全鍾瑞涉及校園霸凌,並指控她經常偷竊或搶走同學的運動服或校服,不給就會辱罵和欺凌。該爆料人聲稱自己因不給全鐘瑞自己的運動服而被辱罵,甚至被追到洗手間,全鍾瑞用腳踢門,讓她感到害怕。爆料人還稱自己遭全鐘瑞設計差點被學長強暴。 然而,全鍾瑞所屬公司卻立即發表聲明否認這些指控。「本公司確認了上傳到網上的貼文後,立即通過演員本人和好友仔細確認了事件,確認了該貼文中主張的事完全不是事實。」公司還表示,「本公司認為這分明是虛假事實,所以一直克制了正式的應對,但是推測性貼文和惡意留言正在無差別地擴散,給演員本人和周圍的人帶來了嚴重的精神上的傷害。」 另一方面,韓韶禧在上個月30日宣布與演員柳俊烈結束兩周的公開戀情。她目前正忙於Netflix系列劇《京城怪物》第二季的公開和電影《暴雪》的首映。

閱讀更多…

Apink普美出道13年首認愛!親筆信甜揭「一事」成戀愛契機!

Apink普美出道13年首認愛!親筆信甜揭「一事」成戀愛契機!

KPOP

今日,韓媒D社突然爆出女團Apink成員普美與黑眼必勝成員Rado(宋周英)已交往8年,而普美今日也發表了親筆信認愛。 23日,普美的所屬公司CHOICREATIVE LAB方面回應韓媒Newsen表示:「經確認尹普美和對方的關係正如報導的那樣一直很好,兩人目前正在交往中,但是為尊重藝人的私生活,除此之外很難確認,希望大家諒解,也希望大家用溫暖的視線看待兩人。」 據韓媒Dispatch報導指Rado和尹普美在2016年Apink正規3輯中的主打歌《Only one》結緣,該曲由黑眼必勝作詞、作曲,而編曲則是Rado,之後於2017年4月開始發展成戀人,兩人經已戀愛了8年。 尹普美今日在Apink官方粉絲俱樂部通過親筆信向粉絲們承認了戀愛事實:「很擔心大家會嚇一跳,另一方面也擔心大家會不會受傷。首先,對於突然傳出消息感到驚訝的粉絲們,我感到非常抱歉,為了向粉絲們傳達心意,經過深思熟慮後小心翼翼地寫下了文章。」 普美提到戀愛的契機:「一起製作了很多歌曲,彼此產生了好感,開始戀愛至今。遇到智慧、賢明的人,年幼的我也成長為更加成熟、健康的人。」 普美又提到:「現在寫文章的瞬間,雖然很尷尬也很擔心,但是我很尊重每一位粉絲的心意,是出於珍惜和愛護之心。今後也會像現在的尹普美一樣,以坦誠、積極的能量展現更好的面貌。」 另外,韓媒也翻出普美過往也曾不小心透露正在戀愛的痕跡。在2021年時,普美曾在直播中哼了一小段歌曲,當時粉絲推測是Apink的新曲,後來發現是Rado公司旗下女團STAYC的歌曲,由Rado擔任製作人。普美的個人YouTube頻道也曾經多次找來STAYC成員出演,作為前輩為她們提供不同的意見。

閱讀更多…

閔熙珍反駁沒打算獨立!無奈澄清:我不做像FIFTY FIFTY的傻事!

閔熙珍反駁沒打算獨立!無奈澄清:我不做像FIFTY FIFTY的傻事!

KPOP

ADOR(HYBE旗下子公司)CEO和總製作人閔熙珍代表,因被HYBE指控疑帶旗下NewJeans獨立而引起大眾關注,閔熙珍代表接受韓媒訪問卻指自己沒打算獨立。 閔熙珍代表22日在接受韓媒《日刊體育》的電話採訪時表示:「我從來沒有像HYBE所說的那樣試圖奪取ADOR的經營權,我只持有18%股份怎麼能奪取經營權呢?因為HYBE擁有80%的股份,所以我根本不可能奪取ADOR的經營權。如果沒有80%的股份持有者同意,ADOR就不可能獨立。HYBE的主張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這讓人難以接受。」 HYBE早前向閔熙珍代表和管理層發送監查質疑書,指閔代表正計劃奪取ADOR的經營權、諮詢外部、人事招聘等違法行為,同時要求閔代表辭職並召開股東大會,以更換現任理事成員。閔熙珍代表就HYBE突然通報監查指:「因為我從一個多月前開始到上週為止進行了有關HYBE的內部告發。」據悉當天,在ADOR發表的正式立場中指ILLIT抄襲NewJeans後,突然就接到了相關通報,遭到HYBE大規模的反擊。 閔熙珍代表無奈地說:「反而是ADOR要求HYBE到24日為止回應內部告發、提出異議的立場,但是突然遭到反擊。如果以錢為目的,當初就不會提出這樣的內部告發和異議。FIFTY FIFTY事件不是有先例嗎? 我不會做那種傻事。」 閔代表又提到即將回歸的NewJeans:「對於NewJeans來說在非常重要的時刻做出這樣的事情的HYBE令人驚訝,提出異議後過了4天,在等待HYBE答覆的過程中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既不是發表監查結果,也有在通報監查的同時發表對外報道的情況,真是令人驚訝。與我提出的問題內容完全無關,如此緊急地發表莫名其妙的報導是什麼意圖?」 閔代表表示:「NewJeans即將發表新曲,我們考慮過發表立場影響精心製作的內容。但是如果不發表任何立場,不知道又會遭到什麼的攻擊,會引發什麼樣的問題。HYBE好像沒有考慮所屬藝人的狀態和日程,用不必要的輿論來反擊。面臨重要日程,慎重考慮如何處事才是最好的選擇。」 另外,閔代表還透露:「雖然希望通過內部正式提出問題與HYBE了結此事,但是突然受到攻擊,想法也變多了。世界比起真相,人們更傾向相信想要相信的東西,一直以來,我在國內外都受到了很多攻擊。 因此,陷入像電視劇一樣的誣陷和輿論,這讓我很害怕。我認為只要是了解我做事情態度的人,至少會明白。」

閱讀更多…
  • 0
  • 0